我院成功举办国际金融会议 专家学者研讨“跨国金融市场”

 

2018年6月22日至23日,由中山大学管理学院主办的国际金融会议(Cross Country Perspectives in Finance Conference)在我院善思堂顺利举办。六十多位来自国内外知名高校的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对跨国金融市场等前沿议题展开交流和讨论。

1


 
会议合影


22日上午8时,我院副院长李广众教授主持并宣布本届国际金融会议开幕。李广众教授代表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欢迎大家的到来。他指出,依托于国家“双一流”学科建设,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的国际学术影响力正在逐步提升,为社会输送大量高层次人才,并在服务国家及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方面提供了重要的智力支持。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Markets, Institutions and Money的主编Jonathan Batten教授分享了论文写作和投稿经验,鼓励大家做世界通用性和以小见大的研究,针对新兴市场的研究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来自加拿大曼尼托尼大学的吴振宇教授则简要介绍本届会议论文的投稿和录用情况,并希望大家继续踊跃投稿,支持会议的发展。

2


 
李广众教授致辞
 

3


Jonathan Batten教授分享研究心得

4

 
吴振宇教授介绍会议论文录用情况


为期两天的会议论文汇报分别在善思堂M201,M202和M312举行。学者们针对金融机构、跨国并购、新兴国家资本市场、金融市场流动性、产业政策等众多国际金融前沿研究问题展开交流和讨论。有趣的研究问题,巧妙的研究设计和精彩的展示收获了参会师生的掌声和好评。此次会议的成功召开,为国内外金融学者搭建了一个高端的学术交流平台,对促进我校金融学科发展产生了良好的国际影响,对推动我国金融研究的发展与国际学术交流具有重要意义。

以下是分会场报告:
 M201分会场的报告

22日上午8:45,M201分会场会议在Hanqing Fang主席的主持下进行,第一位报告人是来自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的Anuja Sethiya,Anuja Sethiya的论文题目为:“Do the Type of Blockholder Promoters’ Impact R&D Investment in Emerging Economies?”。作者利用2001-2017年1920家在印度NSE指数上市的公司数据对blockholder promoter(公司直接或间接控制人)是否会影响公司的研发投资决策,尤其是集中制所有权与研发投资之间的关系。结果发现,promoters拥有的股权越多,对研发的投资越少。国有企业,私营(非集团)企业以及家族(非集团)企业会在研发投资中投资更多。相反地,外资企业以及家族(集团)企业会对研发投资更多,因为他们具有较强的风险厌恶性,并在市场上有较强的位置。随着promoters拥有的股权水平提高,他们在研发投资的投资更少。

第二位报告人是Missouri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的Hanqing Fang。Hanqing Fang对其论文“Foreign Venture Presence and Domestic Entrepreneurship: A Macro Level Study”进行了汇报。而作者采用OECD 和UNCTAD数据库中30个国家1980年至2008年的数据,发现,外资企业对当地失业的长期负面影响比短期更大。当地失业对国内企业家的正面影响在短期内更为强势。尽管外资企业的知识溢出在短期内对本土创业产生了负面影响,但长期而言,它会转变为正面影响。外资风险投资对当地创业有结构性影响:减少必要性驱动的创业(失业驱动型),但增加机会驱动的创业(知识驱动型)。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北京大学Miaojie Yu教授,就题为“Distribution, Outward FDI, and Productivity Heterogeneity: Evidence from Chinese Firms”的论文进行了汇报。Miaojie Yu发现,分销型对外直接投资的企业比非对外直接投资的企业的生产效率更高,但是比非分销型对外投资企业的生产率要低。一旦企业自我选择了分销型对外直接投资,企业生产率显著提高了分销型FDI流量。生产率高的企业倾向向高收入的国家投入更多的分销型FDI。跨境通信成本越高,企业参与分销型FDI的概率越高。

5

 
22日上午M201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22日上午10:45,M201分会场在Alexis Stenfors主席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报告人为来自Canterbury Christ Church University的Ahmad Alshehab。Ahmad通过Skype进行了题为“Country-Specific Drivers of the Value Relevance of Goodwill Impairment Losses”的远程报告。

第二位报告人是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的Sharon Christina Tensingh。Sharon围绕“Interlinkages in Arbitrage, Hedging & Speculation in Crude Oil Futures Market: A Vector Error Correction (VEC) Approach”的题目展开报告。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Portsmouth的Alexis Stenfors。Alexis就题为“Deception and Hidden Information in FX Limit Order Books”的论文展开报告。Alexis的研究在于调查限价订单中掩盖真实订单金额的交易行为的普遍性(拆分订单),测试了市场对意图造成市场错误状态的订单以及旨在提取市场中的隐藏信息的订单这两类订单的敏感性。论文根据不同意图将订单分为三类,一是拆分订单以便最小化交易价格或数量但是是想完成交易的,二是最大化交易价格或数量但是实际上并不想完成交易的,三是没有价格或数量的影响但也不想完成交易的。论文研究发现,Non-execution 风险比free-option 风险更重要。最佳市场价格比相关的数量更重要。Non-execution订单比free-option订单更积极。

6

 
22日上午M201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22日下午13:30,M201会议在Xikui Wang主席的主持下开始。第一位报告人为Taylor’s University的Md Hamid Uddin。Md Hamid Uddin运用Skype远程报告了题为“Which Firms Do Prefer Islamic Debt? An Analysis and Cross-country Evidence”的论文。

第二位报告人为来自清华大学的Xiaoquan Zhu,并就题为“The Nexus of Judicial Efficiency, Social Burden and Default Risk : Cross-country Evidence”的论文展开报告。该论文认为,与司法效率有关的司法成本会降低公司的违约风险;社会负担导致的破产成本会使公司的违约风险增加;在现金余额较低的公司中,司法效率对公司违约风险的调节作用更为显着;在员工成本较高的公司中,潜在社会成本对公司违约风险的影响更为明显。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天津大学的Dehua Shen。Dehua Shen围绕题为“Can Overnight Return Serve as a Proxy for Firm-Specific Investor Sentiment? Cross-Country Evidence”的论文展开报告。论文研究了四个太平洋地区国家,即新西兰、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日本,通过分析隔夜拆借利率是否具备处理预期情绪测量的某些特征,来判断隔夜拆借利率是否适合作为公司特定投资者情绪的代理变量。研究发现,对难以估算价值的公司来讲,隔夜拆借利率的短期持续性更加明显。除此之外,有较高隔夜拆借利率的股票在长期内的表现不佳。

7


 
22日下午M201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下午15:15,会议在Kais Bouslaha主席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报告人为西安交通大学的Jingting Zhou,其就论文“Controlling Shareholder Share Pledging and Firm Cash Dividends”进行报告。论文的研究假设为,一是控股股东股票质押的存在和比例与公司的现金股利支付负相关,二是当控股股东与公司关联交易较多时,股权质押与现金股利支付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更为明显。研究表明,通过抵押股权借入的资金更可能用来支持控股股东而不是上市公司。研究进一步发现,质押频率越高的股票,股票质押和现金股利之间的负向关系越明显。

第二位报告人为来自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Kais Bouslaha。Kais就题为“How Informative Are Stock Prices of Islamic Banks?”进行报告。Kais指出,伊斯兰银行与传统银行在各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伊斯兰银行和传统银行相比,在信用风险、效率、破产风险、市场权利、系统风险等方面都有所区别。伊斯兰银行的股票价格更具信息性是因为它与实体经济的联系,以及其管理制度(透明性和委托人)、银行业绩的敏感度以及投机性。研究结果发现,与传统银行相比,伊斯兰银行更具有股票价格的信息性,他们的出借资金活动更具敏感性。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Liverpool的Kenbata Bangassa。Kenbata就论文“The Effect of Ownership Concentration and Identities on Firm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Emerging Markets”进行报告。论文考察了2007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7个新兴市场的前100家公司所有者结构和一致性对企业绩效的影响,发现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在新兴市场中扮演的角色要比在发达市场上的角色更重要。

8

 
22日下午M201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23日上午8:30, M201分会场会议在Yuan Zhao主席的主持下进行。第一位报告人是来自山西大学的Jiaqi Guo,其就题目为 “Marketization, Information Transparency and Cost of Equity of family firms”的论文进行报告。研究认为,与发达资本市场的融资偏好秩序不同,中国上市公司更愿意选择股权融资。在中国新兴市场,区域市场化和政府政策支持的不平衡导致不同区域不同资本市场水平,这将显著影响企业的信息透明度和融资成本。研究发现,公司信息透明度在确定代理冲突水平和降低公平成本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信息透明度削弱了家族控制对股权成本的影响;当外部机构强大时,为了吸引更多的外部投资者,家族企业将更加积极地通过信息披露向外部投资者发出积极信号。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西南财经大学的Xin He。Xin He围绕题为“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Household Financial Portfolio Risk - Evidence from Micro Data in Various Countries”的论文进行报告。作者强调,对不同国家的资产配置策略差异,特别是组合风险进行比较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作者分三步分析资产配置策略对组合风险的影响。第一步是家庭资产配置比较分析,结果发现,与美国相比,其他国家的家庭的房地产投资更多,金融资产更少。第二步是家庭金融投资组合风险分布的比较分析,结果发现中国家庭金融投资组合的风险分布呈U形。最后一步是,中国的风险分布为什么成U形,原因包括了家庭特征的异质性,过度自信,风险认知和资产配置能力以及金融市场中的产品供应结构。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西南财经大学的Daichun Yi,Daichun Yi就论文“The 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of Housing Financial Market -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and Macroeconomics”进行报告。Daichun Yi指出,1990年以来,发达国家的住房金融得到飞速发展。政府在推动、规范和监督市场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宏观经济对住房金融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该研究关注的主要问题是政府采取的各种干预方法是否影响不同宏观经济形势下的住房拥有和住房稳定性。论文通过实证结果研究发现,较高的LTV比率(按揭贷款规模与房产价值的比率),浮动利率和具有一定规模的二级市场可以有效提高住房自用率;此外,固定利率,公共金融机构和二级市场都可以稳定房价的波动;进一步地,瞻养比率,银行竞争和其他金融市场对住房拥有和房价稳定有一定的影响。

9

 
23日上午M201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上午10:30,M201分会场在Fan Yang主席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报告人为来自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的Fan Yang。Fan Yang报告了题为“Short-horizon Noise Trader Herding and A-share Premium in China’s A- and H-shares”的论文。Fan Yang指出,当市场具有较高的炒股精神(牛市市场)时,A股享有较高的溢价(整体市场);与同行相比,有更多炒作活动(转换率)的公司将拥有更高的A股溢价;对一家公司来说,当它拥有更多的短期噪音交易者炒股时,其A股溢价更高;当市场上有更多噪音交易者时,专业机构投资者更倾向于参与反馈交易。最终论文通过建模和实证检验,验证了上述假设成立。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Winnipeg的Dennis Ng。Dennis Ng就其论文“Ownership Structure and Offer Premiums in Management (MBOs) and Leveraged Buyouts (LBOs): US vs. UK Evidence”进行报告。论文运用了美国私人交易样本(2000年~2011年)的数据,并与Fidrmuc等(2013)运用英国1999年至2003年样本的结果进行对比。实证研究结果发现,所有权结构影响MBO或LBO退出的选择以及MBO交易中的报价溢价,拥有更高内部所有权的公司更有可能选择MBO,较多的内幕与MBO的报价溢价呈负相关,对杠杆收购没有影响;价值低估对MBO溢价有较大影响。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的Weisu Yu。Weisu Yu就题为“Does Reputation Matter?——Evidence from Cross-Border M&As”的论文进行了报告。Weisu Yu指出,在并购交易中,收购方通常拥有关于目标的不完整信息。为了帮助缓解这些问题,收购方必须使用可提供有关目标信息的任何可用信号,声誉就是其中一种信号。在有关声誉的研究表明,降低声誉风险有助于减少信息不对称,良好的声誉可以帮助企业收取溢价。据此,论文提出如下假设,一是目标公司的声誉风险与跨国并购中的收购溢价负相关。二是美国目标公司声誉风险与收购方声誉风险之间的差异与跨境并购中的收购溢价负相关。最终的实证检验结果支持了上述假设。

第四位报告人是来自厦门大学的Lihong Wang。Lihong Wang报告了题为“Yes or no: Tax avoidance in China”的论文。论文提出如下假设,一是避税增加了中国上市国有企业的企业价值,降低了中国上市非国有公司的企业价值。二是在中国上市的国有企业中,避税与企业透明度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显;三是最终控制人持有的现金流量权与中国上市国有企业的避税负相关。四是机构投资者拥有的股份比例与中国上市国有企业的避税正相关。研究结果表明,上市国有企业避税具有正向效应,而中国上市民营企业具有负向效应。避税活动导致中国上市私人控股公司严重的财务不透明(以及信息不对称)。最终控制人持有的更多现金流量权增加了中国上市私人控股公司和央企公司的税务规划活动。机构股东的存在促进了中国上市国有企业的避税。

10

 
23日上午M201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M202分会场报告


22日上午08:45,M202分会场的主持人为Simon Gao。第一位报告人是Edinbugh Napier University的Simon Gao。Simon Gao以“Economic Freedom and Financial Analysts' Earnings Forecast: A Cross-country Study”为题,考察“经济自由对金融分析师准确度的影响。”在控制了国家效应,时间效应等固定效应后,选取了13个国家的数据,将分析师的分析结果准确性与经济自由度进行了回归分析。结果显示:经济自由度越低的国家,分析师的分析偏差越大,且分析师偏好作出相对乐观的偏差结果。


第二位报告人是World Bank Group的Ilias Skamnelos。本文的题目为“State Ownership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Europe and Central Asia”,主要关注“国有金融机构在欧亚各国的发展状况。该文主要为一篇数据调查性质的文章。报告介绍了截至2015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一段时期,国有金融机构和商业金融机构的发展状况。报告详细考察了不同地区国有和商业金融机构发展状况的差异,以此探究金融危机以后,政府通过国有金融机构进行的市场干预手段,取得了怎样的效果。
第三位报告人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的Qizhe Ren。Qizhe Ren以“Institutional Distance and Chinese Firms’ Cross-border M&A Performance”为题,考察“企业机构的空间距离对于海外并购的影响”。 并购与被并购企业之间空间距离对并购本身产生的影响,其形成机理主要是因为地域上的距离,造成了制度上的落差。而基于(peng 2008)的文献,制度落差,可以分为正式落差(法律、制度等)和非正式制度落差(文化,习俗等)。本文分别将并购后的企业效益与并购双方之间的空间距离进行了回归,并对正式制度落差、非正式制度落差对企业效益的影响进行了分别探究。结果显示:正式制度落差对于企业在短期有负面效应,在长期有正面效应;非正式制度落差对于企业在短期有正面效应,在长期有负面效应。


 

11

22日上午M202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上午10:45,M20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在Aghila Sasidharan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报告人是来自Bangladesh Institute of Bank Management的Prashanta Kumar Banerjee。他以“Nexus between Bank-Based Financial Inclusion and Economic Growth in Asia: Do Size of Economy, Governance, Financial Crisis and Regulation Matter?”为题,考察“银行存款的增加和营业网点的增加与经济增长造成影响。同时进一步探究金融普惠的实施与经济增长,政府治理能力的关系”。最终结果显示: 在经济体量更大,政府治理更好的国家中,银行发展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更强烈。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的Aghila Sasidharan。该文以“Does Excess Cash drive Tunneling or Propping? - Evidence from Emerging and Advanced”为题,探究“公司持有多余的现金,是否会促进公司增加买卖资产等交易行为“ Aghila Sasidharan在控制了公司效应,盈利能力,研发投入等控制变量后,将现仅持有量与RPTs类别的买卖资产行为进行了回归。回归结果显示:公司持有越多的现金,越愿意进行购置资产等投资行为。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Manitoba的Mingzhi Liu。他以“Can Religious Beliefs and SRIs of Entrepreneurs Increase Legitimacy in the Eyes of Lenders? Evidence from India”为题,探讨了“宗教信仰和慈善活动,是否能促进贷款人获得信任。”Mingzhi Liu选取了印度638家公司的数据,在控制了地区,性别等因素后,将企业的融资成本与宗教信仰,慈善活动回归。最终结果显示:有宗教信仰的CEO,和慈善活动多的公司,其融资成本相对来说更低。
  

12

22日上午M202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22号下午13:15,M20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主持人为Cong Wang。第一位报告人是西南财经大学的Yan Dong。Yan Dong以“The Role of China’s Aid and ODI in Economic Growth in African”为题,考察了“中国的对非洲的投资和援助,是否能帮助非洲的经济增长”。作者将对外援助的数据分成了四个部分,以此从多方面证明文章结果的稳健性。最终得出的结论:中国援助和投资,对非洲经济有着非常好的促进作用。而这种促进作用,在更加发达的非洲国家,有着更好的效果。 与此同时,不同种类的援助对经济的促进效果也存在差异。对社会和基础建设的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最大。而对生产领域的投资,对经济增长有着削弱作用。其解释为如果生产领域有援助,他们就更不愿意去主动地改善生产能力和生产效率。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Cong Wang。Cong Wang以“Investor Protection and Inequality in External Financing”为题,基于64个国家从2006年-2014年的数据,本文选取了313135个公司的数据和536个国家的年度数据,控制了国家,公司,年份等因素,发现,更好的劳动保护,会使得劳动保护的受益不均衡更加剧烈,无论是在债券市场还是股票市场。


第三位报告人是中山大学大学的Ying Zheng。Ying Zheng以“Employee Protection and the Tax Sensitivity of Employee Wages: the International Evidence”为题,考察“税率变动对职工工资的影响”。该文阐述了过往的研究主要聚焦于税负对经济的影响,而很少研究加税或减税,对公司金融层面雇员、雇主的影响。进一步来说,税务的变动,可能对雇员、雇主的工资溢价能力产生影响。本文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回归分析。最终结果显示:职工工资的变动,对于增税更加敏感,而对于减税则不然。劳动保护在加税时,对职工的工资保护有着显著的作用。
 

13

22日下午M202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22号下午15:15,M20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在Lei Chen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报告人是西南财经大学的Hua Shang。Hua Shang以“Foreign Bank Entry and Firm Innovation-Evidence from China”为题,考察“外资银行的进入对公司创新的影响”。最终结果发现:外资银行的进入能有效提高公司的创新能力,而提高的方式是通过竞争,提升本地银行的业务效率。外资银行的介入,对高科技企业的创新能力提升最大。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University of Sheffield的Lei Chen。Lei Chen以“Do Bank Regulation and Supervision Increase or Decrease Systemic Risk: Cross Country Evidence”为题,考察“银行监管对系统性风险的影响”。Lei Chen将系统性风险定义为股价的突然下跌,在控制了国家效应和时间效应后,对系统性风险和银行监管进行了回归。最终结果显示:严格的银行监管,容易引起股价下落,进而引起系统性风险。


第三位报告人是King’s College London大学的Iva Koçi。她以“Does Exogenous Trust Foster the Sustainable Investing Behaviour of Mutual Funds? Cross Country”为题,研究了“外生的信托基金,是否会促进对冲基金的持续投资行为”。结果显示:外生的信托基金,对对冲基金的业务有着显著的影响。


第四位报告人是西南财经大学的Yuanyuan Zhang。Yuanyuan Zhang以“Is Realized Volatility Effective for Cross-country Data”为题,探究了“股价实际波动率在高频交易数据中的运用”。本文选取了18个国家和地区的股票数据,选取了包括股价实际波动率(Realized volatility)在内的十种探究股价波动的方法,对这18个国家的股票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 5分为数据频率的实际波动率(Realized volatility)对股票的价格波动,有着最好的阐释能力。
 

14

 

22日下午M202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23日上午08:30,M20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在Tinghua Duan的主持下顺利进行。第一位报告人是来自Edinburgh大学的Tinghua Duan。Tinghua Duan的论文题目是“The legacy of wars around the world: evidence from military directors”。作者通过微观层面的数据如董事会信息、公司特征、国家特征,得出战争会影响拖累经济发展,阻碍金融和法制环境的发展,同时,战争对经济的还通过微观层面间接机制影响经济增长,即具有战争经历的董事长会帮助公司更好的融资,但同时战争经历也会降低公司的表现(托宾Q和ROA降低)。针对一些不可观察的遗漏变量对回归造成的影响,通过国家和行业层面的固定效应加以控制,对存在的选择偏差,采用倾向得分匹配法进行控制。


第二位报告人是来自Essex 大学的Zhifang Zhang。Zhifang Zhang的论文题目是“CFO cultural background and stock price crash risk“。研究发现,具有较高风险规避文化影响的CFO所在公司的股票崩盘风险较低,作用渠道为更及时地披露不利的消息而不是将坏消息堆积一次性发布造成股价大跌。文化的作用在CFO有更大的能力去影响公司决策的子样本中更加明显。


第三位报告人是来自St Andrew 大学的Bouslah Kais。Bouslah Kais的论文题目是“Board gender diversity, risk taking and performance: evidence from dual banking systems”。本文的的研究目的是调查伊斯兰银行的表现是否以及如何受到不同女性比例董事会的影响。银行的表现通过Z-score, 贷款质量/信贷风险、sharpe ratio、净息差来度量,研究发现,董事会席位中女性占的比例越高,银行的风险承担行为越小,银行的破产风险越低(z-score),贷款质量风险比越高,sharpe ratio越高以及净息差越大。
 

15

23日上午M202第一场会议论文报告


23日上午10:30,M20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在Juliane Proelss的主持下继续进行。第一位汇报人是来自Concordia 大学的Juliane Proelss。Juliane Proelss的研究题目是“China: from imitator to innovator?”本文采用研发强度作为创新的代理变量,采用DID方法研究了中美两国研发投入方面的差异,对创新激励政策的效果提供了实证检验。研究发现,在十二五规划启动以后,中国上市公司的研发强度翻了两番,而美国的上市公司则减少了研发强度,从而使中美两国之间的差距减小。


来自Western Ontatio 大学的Jun Wang 带来了Bank activism and value creation的研究。本文的研究目的研究作为积极投资者的银行,其风险偏好对公司的决策以及经营表现造成的影响。通过和不同类型的积极投资者如对冲基金比较,本文发现银行和其他类型积极投资者具有显著的差别,体现在目标公司的特征和资本结构的变化、目标公司股票和债券市场对积极投资者投资宣告时的反应。银行更愿意保护债权人而不是股东的利益体现在:银行宣告成为积极投资者后债券市场正的异常收益而股票市场的异常收益则不明显,股票市场正的异常收益只有在那些银行是既是目标公司股东又是债券人的子样本中。本文的贡献是为双重身份的银行股东和单一身份的股东之间的利益冲突做出了解释。


来自West Chester 大学的Dazhi Zheng带来了“Economic uncertainty or financial market volatility?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bank risk taking”的研究。研究发现,经济不确定性越高,银行的风险承担行为越低,其中国有银行的风险承担行为和外资银行并没有显著的差别。而当金融市场不确定性越高时,银行的风险承担行为也越高,其中外资银行比国有银行的更倾向于风险承担。


来自Indi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adras 的Siva Kameswari带来了“Do macro determinants fillip total, domestic, inbound, and outbound mergers&acquisitions: a case of G19 countries”的研究。本文的目的是研究是宏观经济因素、国家制度环境稳定对几种不同类型并购(国内并购、境内企业并购境外企业,境内企业被境外企业并购)的影响,同时研究了这些因素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中的影响差异。针对19个国家25年共463179个并购交易数据的实证研究结果显示,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新兴经济体国家,并购的总量均受到人均GDP、利率、CPI的显著影响。进一步,在发达经济体中,人均GDP和汇率对三种类型的并购产生显著影响,除此之外,股票指数则对境内外并购产生显著影响。在新兴经济体中,只有利率是对三种类型的并购均产生显著影响的,除此之外,汇率、CPI则对境内外并购产生显著影响。
 

16

23日上午M202第二场会议论文报告

 

M312分会场报告


22日上午08:45,M31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由Lei Lu老师主持。第一位报告人是来自曼尼托巴大学的Huijing Li,她带来的报告是关于宏观分歧与国际期权市场(Macro Disagreement and International Option Markets)。作者预测,宏观分歧和各种期权变量之间存在着显著地正相关关系。根据实证结果得出:在宏观经济学上面的一些的分歧的确可以影响到期权定价的一些指数。


第二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华威大学的Shiyun Song,他所做的报告主题是多渠道高频交易和流动共通性(Multimarket High-Frequency Trading and Commonality in Liquidity),作者认为多市场的高频交易其实存在着潜在风险,并对欧洲11个国家的主要金融指数进行实证研究。并主要得出以下两个结论:由高频交易活动引起的潜在的流动性风险被低估,并认为提高对这一点的意识应该有助于投资者更好地管理风险,也有利于监管机构制定更好地政策。


第三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国立中兴大学的Yueh-Neng Lin,她所做的报告主题是市场相似性和跨境投资表现(Market Similarity and Cross-Border Investment Performance)。作者主要研究了国家特征的相似性是否影响了美国投资者在40个境外股票市场的投资表现。在这些问题的背景下,作者提出了两个假设,第一个是多元化假设,第二个是信息不对称假设,来检验投资绩效和国家特征之间的关系。通过统计检验得出结论:市场相似性对于投资者在国际投资中的表现十分重要,同时,美国投资者在国外市场的表现与他们在全球和地区信息分析方面的优越能力有关。
 

17

22日上午M312第一场论文汇报


上午10:45,M312的论文汇报在Chien-Hsiu Lin的主持下继续开展。第一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西南财经大学的Ji Wu,他所做的报告主题是Market Power and the Risk-taking of Banks: Some Semiparametric Evidence from Emerging Economies。文章中使用了一个半参数模型来描述市场力量的非线性性质,并使用了贝叶斯框架,以及一些来自新兴经济市场的样本来描述银行的风险和市场力量之间的关系。并利用了效率调整的Lerner指数来评估银行的市场力量。而银行的风险承担程度,则用两个Z-score来表示。通过一系列的稳健性检验,得出市场力量增加了银行的稳定性,但随着银行市场力量的增强,这种关系会减弱甚至逆转。这一结果是因为当银行拥有高于同行的市场力量时,其资产组合风险增大所致。


第二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台湾政治大学的Chien-Hsiu Lin老师,她所做的报告主题是Understanding the Sources of Pricing Factors Underlying the Cross-Section of Currency Returns。作者主要的研究问题是,在商业周期的不同阶段,什么决定了货币定价因素。作者在文章中使用了三种资产构建的方法,构建了4个不同的影响货币价格的因素,并依次对构建的每种资产做了截面回归。最后Lin对本文的回归结果和其背后的经济含义进行总结,认为在全球市场环境恶化时,投资者需要对套利和动量策略进行补偿。他们会为在市场环境恶化时表现良好的价格支付报酬,而在股票价格中的正向波动,流动性风险的增加,都是这个时期价格良好的代表。


第三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印度孟买理工学院的Gaurav Raizada,他带来的报告主题是《境内和境外卢比市场的相互作用——相似资产的跨国分析》(Interaction of Onshore and Offshore Rupee Markets - Cross Country Analysis of Similar Assets)。他先简要介绍了卢比的期货市场,并认为卢比的境外期权和境内期权应属于同种类型的资产因此它们应该具有相同的价格动态特征,并对相关领域的文献理论基础做了简要介绍。然后Raizada简要说明了这个研究里会有的一些外生性变量,有些外生变量和市场有关,有些则是与国家政策有关。最后得出结论,与Funke等人在2015年的研究中的结论不同,作者认为资本和贸易政策变量在境内和境外卢比市场交易中的作用并不显著。
 
 

18

22日上午M312第二场论文汇报


22日下午13:15,M31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由P. Joakim Westerholm主持。第一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悉尼大学的P. Joakim Westerholm,他带来的报告题目是(The Dynamics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Impact of Foreign Institutional Ownership on Firm)。Westerholm提出了一种可供参考的评估企业层面的外国机构所有权如何作为公司治理和公司绩效的衡量标准,这个标准可同时适用于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这篇文章里一共选取了六个国家的数据作为样本,分别是澳大利亚,中国,印度,芬兰,英国和美国,数据取自FACTSET。并得出机构投资者对拥有更高收入、更高杠杆率的外资企业的股票有着强烈偏好。金融机构更倾向投资于宏观经济环境波动较大的国家的公司,这些国家在普通法制度下运作,对股息有税收优惠。


第二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中山大学的Sujuan Xie,她带来的报告题目是《顶端母公司董事会改革的治理效果:来自准自然实验环境的证据》(The Governance Effects of Ultimate Parent’s Board Reform: Evidence from a Quasi-Natural Experiment Setting)。Xie先简要说明了本篇文章的研究动机,是想要研究控股股东内部治理的变化及其对公司治理的影响,以及对控股股东内部治理的政策冲击。所以该文章主要的研究问题是:国企母公司的董事会改革如何影响国企母公司利益。并基于这个问题提出了两个假设。最后验证了假设中的结论,即董事会改革通过从上市子公司中提取资金,间接减少了国企母公司的掏空行为。


第三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Hung-Ling Chen,他带来的报告题目是(Price Effect and Passive Ownership Changes Around the MSCI Standard Index Reconstitutions)。Chen先简要叙述了这篇文章的研究动机和研究目的,文中考察了机构所有权和机构投资者数量在指数重组周期内增减的变化,并对现有的该领域的研究做了简单总结。Chen在文中主要做出以下假设: 增加的外国所有权和更好的公司治理会使价格持续升值;外国机构投资者对公司治理的改善对投资者保护薄弱的国家的公司比对投资者保护强的国家公司更有价值。数据回归的结果证明了这两个假设的正确性。Chen认为,本研究有助于推动关于指数效应研究的现有进展。
 

19


22日下午M312第一场论文汇报


下午15:15,M31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由Isaac Otchere继续主持。第一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新加坡管理大学的Hwee Kwan Chow。Chow这次报告的题目是(Spillovers between the Asian Foreign Exchange)。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是研究亚洲外汇市场对境内和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溢出效应,Chow认为离岸人民币更能反映市场汇率,因为它更灵活,产品和参与者更多元化,从而可以记录与外部市场不同的附加溢出。


然后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纽卡斯尔大学的Martin Enilov,他带来报告的题目是(Commodity Prices and Financial Markets: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Enilov认为,商品市场和金融市场之间存在着一种系统性的联系,他想尝试量化这种联系,并想知道全球震荡是否会影响股市表现。最后实证的结果证明了他的猜想,并证实石油市场主要通过石油供应的冲击来影响股市回报,认为这个结果和欧元区和西非经济和货币联盟的股市严重依赖石油供应的现实相一致。


最后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诺丁汉大学的Ye Bai,他带来的报告题目是(Stock Return Decomposition: Are they consistent with the CAPM)。Bai先简要和我们介绍了这篇文章的研究动机,是想以新的更直接的方式研究国家行业分解在局部CAPM和GCAPM之间的关系,进而研究国家和行业因素是否是股票风险收益特征的结果,如果不是,国家和行业因素是帮助确定股票收益的附加独立因素。最后得到这种分解与CAPM呈现出一致性。

20


 
22日下午M312第二场论文汇报


23日上午08:30,M31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由Yevgeny Mugerman主持。第一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伦敦大学学院的Xuxin Mao,她为我们带来的报告主题是《二次上市股票的价格差异:论不确定条件下的投资行为》(Dual Listed Stock Price Disparity: Investment Behavior Under Uncertainty)。作者主要想探讨理性预期和金融市场的效率。在控制汇率波动后,作者中发现股票价格的差异与湿度、风速和辐射水平的变化之间都有统计学意义的联系。作者最后向我们介绍了文章的结论,就是虽然二次上式股票对之间虽然存在着系统差异,这些差异不能用标准的金融理论来解释,但与由天气和情绪波动驱动的其他原因来解释;并认为交易员和资产管理公司可能会利用二次上市股票对之间的系统性差异来获利。


 第二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希伯来大学的Yevgeny Mugerman,他为我们带来的报告主题是《白天时间:夏令时和冬令时对股市的影响》(By the Light of Day: The Effects of Daylight Saving Time on the Stock Markets)。作者主要研究的问题是:天气和其他自然现象会影响股票收益吗? 作者把注意力集中到冬天的时间上。并研究了2种潜在的机制:昼夜节律系统的非同步化和“冬季忧郁”,比如一个小时前黑暗降临。然后Mugerman和我们分享了他在文中得到的两个主要结论,即向冬季转移的时钟导致市场在转向后的一天呈现看跌趋势,在控制了一周的第一个交易日、全球市场趋势和季节(秋季)的变化后,这一结果依然成立。


 第三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西南财经大学的Mengmeng Guo,她为我们带来的报告主题是《空气污染会影响股票回报吗?来自中国的实证研究》(Does Air Pollution Affect Stock Returns? Evidence from China)。Guo先和我们分享了这篇文章基于的理论背景和研究动机,Guo认为,空气污染在中国是个比较严重的问题,空气污染会影响人们的情绪和行为。因此空气污染可能影响投资者对金融市场的看法,进而影响证券的定价。Guo和我们介绍了本文中主要研究问题:本地空气污染如何影响本地上市股票的表现?然后和我们分享了文章中的结论:地方空气污染会对当地的股价走势产生重大影响,对中国个人投资者的行为产生影响。环境因素可以通过对公司证券价格的影响对公司的资本成本产生重大影响。
 

21

23日上午M312第一场论文汇报


23日10:30,M312分会场的论文汇报由Christina Atanasova主持继续进行。第一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Christina Atanasova,她为我们带来的报告题目为《国际股票ETF的价格:流动性在其中起到的的作用》(The Price of International Equity ETFs: The Role of Relative Liquidity)。作者先向我们提出了本文的研究动机,因为ETF溢价/折扣的普遍存在是有据可查的,根据这些历史记录,以及机构投资者套利交易研究表明:买卖套利在纠偏中起着次要作用。所以本文的主要研究问题为:流动性对ETF溢价/折价的影响是什么,以及流动性对ETF价格趋同于资产净值的条件概率有什么影响。最后作者和我们分享了文章中的结论,认为ETF流动性较低导致ETF价格与标的证券价值之间的价差较大,流动性对价格趋同有正向影响。并得出短期利率和持有成本的大幅变化是流动性影响价格趋同的重要机制的结论。 


第二位为我们带来报告的是Jie Li,他为我们带来的报告题目为《股票上市与企业投资敏感性:来自中国的证据》(Stock Market Listing and Corporate Investment Sensitivity: Evidence from China),Li指出,与类型相似的私营公司相比,上市公司的投资少得多,对投资机会的变化也不那么敏感。并认为根据以往的对美国市场的文献研究基础,可以看出美国的基金经理人倾向于做出以牺牲股东长期利益为代价的短期收益决定。本文对在中国市场上市的大公司进行实证研究,最后得出了上市对投资水平和投资敏感性均有显著的正向影响的结论。


最后为我们带来汇报的是阿伯丁大学的Yuan Zhao,她为我们带来的报告的主题是《全球房地产共同基金:管理技能和多样化的网络》(Global Real Estate Mutual Funds: Managerial Skills and Divarication Benets?)。Zhao先和我们分享了文章的研究背景和核心研究目标:评估全球活性REMFs的管理技能,以及网络交互在行业和个人层面上是否来自全球多元化。并提出以下两个研究问题:1.全球REMF行业能做得更好吗?2.全球REMF行业是否能避免全球投资的多样化?并想发现基金管理技能与基金持有的不同地区(美洲、欧洲、亚太和新兴市场)之间的联系。文章最后得出了以下几个主要结论:作为一个整体或个人,他们的技能是有限的,很难获得多样化的网络;研究的最近的一个子时期(2003-2012)显示出比之前更好的表现,这意味着潜在的有技能的经理的数量在增加。在整个期间,作者并没有发现技能和风险暴露之间的特殊关系。
 

22

23日上午M312第二场论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