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宇教授:跨越900公里为湘西人才培养“造血”

 

 

627日,人才报/民生网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田宇教授时,他已经结束了“2+4年”的对口支援工作,回到中山大学继续任教。在电话中,说起这6年的对口支援工作,田宇很激动,为记者一一细数着这几年来的工作与感受。

 

1

两度赴湘

助推湘西搭上一线城市发展快车道

 

田宇,中山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物流与供应链管理。2009年参加中组部、团中央组织的博士团,深入地处武陵山连片特困地区腹地的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挂任州长助理,并同时受中山大学派遣到对口支援高校吉首大学工作,挂任吉首大学校长助理。从此,田宇开始了在湘西州的扶贫事业和吉首大学的学科建设。他介绍:“我先是2009年至2010年在吉首待了两个年头。两年期间,主要是牵线举办了广州市和湘西州党政、企业家代表团互访活动,促成了建立中共广州市委与中共湘西州委的干部互派挂职交流机制,并为湘西州争取内联外引资项目205个,实际到位资金47亿余元。”记者得知,田宇已因此受到了中组部通报表彰,并被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一等功。

 

吉首大学地处偏远的湖南湘西地区,交通不便、信息相对闭塞、资源有限成为了制约其发展的瓶颈。如何让吉首大学的学生走出去接受优质的教学资源培养,一直是田宇思考的问题。他通过多方协调沟通,中山大学与吉首大学联合培养本科生协议尘埃落定。

 

“除此之外,我在2014年又来到了吉首大学,在这里担任了4年商学院院长。这一次我想为扶贫攻坚打造优越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平台。”田宇说。为了搭建平台,田宇极力争取中科院、中财资金、中山大学的支持,推动建立了“武陵山片区扶贫与发展”湖南省普通高校2011协同创新中心、院士专家工作站、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博士后创新创业实践基地等一批高水平学科平台,带领吉首大学商学院申报的会计专业硕士学位(MPAcc)授权点通过了教育部批准立项,积极配合学校申报的博士学位授权单位通过了教育部审核批准。2017年,田宇被中共湖南省委组织部、省人社厅授予“湘西特聘专家”称号。

 

“造血”式扶贫

掌握创新创业人才培养的钥匙

 

“贫困地区的创新创业人才培养和发达地区的人才培养不太一样。发达地区追求的是卓越拔尖型人才培养,但是发达地区的毕业生很多不愿意到贫困地区就业。需要有一批人在贫困地区开展创新创业,这批人主要只能依托贫困地区高校的人才培养。这就是从‘输血’式扶贫到‘造血’式扶贫的转型。”田宇到达吉首大学后分析道。

 

在田宇看来,贫困地区高校大学生创业教育不能盲目照搬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创业教育模式,需要针对贫困地区特点开创创新具有本土特色的创业教育模式。担任吉首大学商学院院长后,田宇开始探索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式扶贫方式。他以具有创新创业精神和潜能的人才培养为中心,聚焦贫困地区建设、产学研融合的学科建设体系和东西部特色叠加、优势互补的专业建设体系,通过实行学科带头人聘任制、学科平台建设、科研团队建设、科研条件建设、师资队伍建设、课程体系建设、教学资源开发、实习基地建设、校—校联合培养等措施,形成了对口支援贫困地区高校人才培养的“129”模式。田宇介绍,4年来,吉首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参加各级各类学科竞赛的学生超过300人,获得近百个奖项。在田宇的带领下,该院毕业生的创新创业意识不断增强,创业率逐步提高,仅2013级工商管理专业就有9名学生投身创业,注册创办6家企业,学生创业率远超全国大学生平均创业水平。

 

“扶贫先扶志,吉首大学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抓住了反贫困的致胜之匙。”时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李友志这样评价田宇的扶贫工作。

 

“不仅仅是人才培养与发达地区不一样,在湘西,由于受地理位置影响,高校人才流失现象比较严重,人才维稳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田宇在对口支援工作中又遇到了新的问题。但在他的积极努力下,吉首大学商学院在5位教授调离、1位教授退休的情况下,4年时间里教师总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4位,而且质量上也有很大提升,学院专任教师年均获得国家基金课题的比例高达8%以上,在同类高校商学院中居领先水平。

 

6年奔波

学术要融入受援高校

 

中山大学与吉首大学两地相距900公里,6年间,田宇辗转广州、吉首两地几十次,尝试了各种交通工具,也见证了中国高铁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飞速发展。田宇回忆:“最开始去吉首大学的时候,还没有高铁,我只能坐飞机先到铜仁凤凰机场,再从凤凰坐车到吉首;后来有高铁了,我就从广州坐高铁先到长沙,再从长沙坐大巴到达吉首;现在怀化也通了高铁,我就从怀化周转,这样又方便了许多。”

 

但即便如此,田宇每次回家来回仍要花上两天时间。为了专心做好对口支援工作,他回家的次数并不频繁。但是一个人身处异乡,远方总有牵挂。说起往昔,田宇叹了口气,心有感慨:“想家呀,肯定想家,老婆和孩子都在广州,隔这么远不能照顾他们。但‘彼’已注定难顾,‘此’则须加倍努力获得,我只能义无反顾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对口支援的生活是充实的,也是孤独的。陌生的环境下,没有家人的陪伴,夜幕降临时,孤独感油然而生。这时,田宇会约上三五好友,爬爬山,散散步,谈谈心。田宇说自己在湘西也收获了众多友谊和心灵的成长。

 

今年3月底,田宇原本结束了对口支援工作可返回中山大学,但是考虑到国家教学成果奖的申报,他又主动申请多留了一个月,直到交完所有的申报材料,忙到5月初才安心离开。他说:“6年的对口支援工作结束了,我深刻感受到要以学术融入受援高校、指导教师成长、赢得大家尊重,虽然我离开了,但我会一直关注吉首大学的发展。”

 

来源:人才报/民生网 刘玉梅